《我不是药神》观影必需的医疗知识背景,生命最终止步于药价?

发布时间:2018-07-08

《我不是药神》还没有正式公映已经在各大媒体上成为大人,据保守估计,本片票房最终可能超过30亿,也势将成为各大影展的宠儿。


我不是专业的影评人,所以不想过多的展开对这部电影的评论,只是想作为一名医生想大家介绍一下这部电影观影所需的知识背景。


1、什么是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

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是一种影响血液及骨髓的恶性肿瘤,它的特点是产生大量不成熟的白细胞,这些白细胞在骨髓内聚集,抑制骨髓的正常造血;并且能够通过血液在全身扩散,导致病人出现贫血、容易出血、感染及器官浸润等。

 

2、瑞士格列宁是什么药

瑞士格列宁其实是诺华公司生产的靶向药物格列卫的影射名,为了避免侵权,电影修改了药名。该药是治疗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的特效药,将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的五年生存率由原来的20%提高到90%左右,对于很多人来说它是维持生命的救命药,但它在国内的售价达到20000元一盒/60片,一月甚至需要吃三盒,可以说是全球最高售价。该药国内已经有药厂生产(已过专利期),最低售价1120元/60片。

 

3、印度格列宁为什么这么便宜

影片中最主要的戏剧冲突都来自于印度产的格列宁也就是格列卫比瑞士产的格列卫之间的差价,印度产格列卫的售价低到难以想象,一盒只需要200元,是国外正版药物的百分之一,为什么印度药物如此便宜,这和印度利用了强制许可制度有关,作为发展中国家,印度和孟加拉、缅甸甚至老挝都特别授予国内的一些厂商仿制救命药品的权利,最典型的就是各种治疗癌症的靶向药物。售价基本上都是外国正版药物的百分之一到十分之一左右。国内很多患癌人士通过各种渠道购得仿制药延长了生命时间。

 

4、中国为什么不能仿制

这和中国当年申请加入WTO是做的努力有关,当时中国之所以迟迟不能加入WTO和专利保护不力有关,为了符合加入WTO的有关条件,当时中国法律将作为发展中国家可以保留的强制许可制度这一条给删除了,现在进入WTO真么多年,想要加回来已经并不那么容易了。

 

5、强制许可制度可以无限期的实行吗?

强制许可制度只是国际法为了照顾发展中国家而设定的一条有限期的法规,印度限期最长,但也只能维持到2025年。到时候只能寄希望于更加不发达的发展中国家了,比如非洲国家。


从产生的那一刻起,专利权和专利法就是一把双刃剑,它给予专利发明人以巨大的利益以奖励创新,推动生产力发展,但对于一些用来救命的产品来说,在专利期,昂贵的价格甚至让很多生命失去希望。商业不应该完全置生命权利于不顾,做所有健康有关的产业都应该顾及慈善,希望国家能够找到一个平衡点,给广大患者带来福音。

相关资讯